1. <label id="9mfe7"></label>
      <code id="9mfe7"><em id="9mfe7"><track id="9mfe7"></track></em></code>

      作品賞析

      我說文藝

      我說文藝|戲在歷史更深處——瓊劇《路博德》對史料的戲劇化處理

      2023年10月18日 00:00  中國藝術報  點擊:540  我有話說(0人參與)



       

      對中國歷史文化略有了解的人,恐怕對“伏波將軍”這個稱號都不陌生,但人們常將其與“馬革裹尸”的馬援聯系起來,而鮮少想到另一位伏波將軍路博德。其實,路博德是西漢人,馬援是東漢人,兩人先后奉朝廷之命率軍征討嶺南,開珠崖、儋耳等九郡,為鞏固南陲、維護祖國統一建立了卓越功績。

       

       

      路博德開瓊,實為一個重大歷史事件,無疑是值得濃墨重彩地書寫并在戲劇舞臺上淋漓盡致演繹的。由海南省瓊劇院出品、陳藝天、周柯編劇的原創瓊劇《路博德》作為首部“伏波開瓊”題材的戲劇,該如何描繪這一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取材于歷史的戲劇,在與歷史記載的比較中,最能看出創作者的命意與匠心。若將瓊劇《路博德》的情節、人物與相關歷史文獻相比較,會對歷史題材戲劇的創作得出怎樣的認識呢?

      路博德開瓊這一事件,《史記》《資治通鑒》等史書俱有記載。在史書中,平定南越(海南當時屬南越國),并非路博德一人之力,而是路博德與樓船將軍楊仆合力征討的結果。楊仆是此次平叛的先鋒,他率先抵達南越,并率領部眾攻打南越國的都城番禺(今廣州),促成了南越政權的滅亡。至于路博德派人追捕西逃入海的南越王趙建德與丞相呂嘉并擒獲二人,則是之后的事情。既然在平定南越之事上,楊仆功不可沒,有人甚至認為,楊仆才是開疆海南的第一人,那么,瓊劇《路博德》為什么僅以路博德為主人公,并將開瓊功勛歸之于他?這種處理是否違背了歷史?

       

       

      答案是否定的。瓊劇《路博德》所追求的,不是個別事件組成的歷史現象的真實,而是體察其規律、表現創作者歷史認知和道德評判的藝術真實。該劇中楊仆的省略和路博德形象的突出,是對千百年來積淀下來的歷史文化的繼承和對民眾情感的尊重。在《史記》中,司馬遷貌似客觀地記載了楊仆和路博德在這次平叛戰爭中的表現,對他們的褒貶卻暗含其中。楊仆攻城時“縱火燒城”,而路博德采用的主要是招降,最后擒獲呂嘉,也得益于降者提供的線索。路博德不戰而屈人之兵,將戰爭對百姓生活的侵擾和破壞降到了最低程度,相對于楊仆的縱火燒城,顯然更得人心?!妒酚洝贰稘h書》均將楊仆列入“酷吏”行列,后者還通過漢武帝之口,控訴了楊仆攻陷番禺后“捕降者以為虜,掘死人以為獲”的殘暴行為。官方和文人的評價也影響到民眾的集體記憶。海南地方文獻《瓊州府志》,僅在介紹路博德平越功績略略提及楊仆:“同楊仆往討之”、“與仆會番禺”,將開瓊的功勞,完全記在路博德名下?,F在,在??诤蛷V東的陽山、雷州,均有祭祀路博德的祠廟,而有關楊仆的遺跡和紀念物在嶺南地區卻極為罕見??梢?,從官方到民間,早已將路博德視為開疆海南、促進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歷史功臣。瓊劇《路博德》在對史料的取舍上,顯然是遵從了這一普遍認知。

       

       

      歷史追求真實,戲劇當然也追求真實,但這并不意味著戲劇應當對歷史事件亦步亦趨地模仿。在亞里士多德看來,歷史所描寫的只是業已發生的個別的事情,而詩(按:指悲?。┧鶎懙氖欠峡扇宦苫虮厝宦?、反映世界本質和規律的更具普遍性的事情,因此比歷史具有更高的真實性。瓊劇《路博德》將路博德作為主要人物,歌頌其智勇和仁愛,反映的是大眾“有德者得民心”的樸素歷史觀和美好愿望。這,正是超越了歷史個別事件的本質真實。

      無論是史書還是地方文獻,對路博德開瓊的記述都是極其簡略的?!妒酚洝芳s三百字,《漢書》大致相當,《資治通鑒》二百余字,《瓊州府志》僅一百多字,堪稱寥寥數語,粗陳梗概而已。如何從這粗略的記載中,生發出曲折動人的情節和血肉豐滿的人物形象?這既是瓊劇《路博德》需要完成的任務,也是歷史題材的文藝創作普遍面臨的難題。

      史書只記載了路博德的事跡,卻未描述其性格特征以及征討南越過程中的心理和情感狀態。這是否意味著,瓊劇《路博德》中對主人公心懷家國蒼生、忍辱負重、勇于作為的形象塑造,完全出于杜撰呢?非也。如果從史料中仔細探尋,不難發現其蛛絲馬跡?!妒酚洝吩谟浭雎凡┑率諒蛶X南時,稱“越素聞伏波名,日暮,不知其兵多少”。以路博德在越人中的名望,側面說明其英勇善戰,越人“不知其兵多少”的忐忑,襯托出路博德用兵的神秘莫測。路博德派人招降越人,又讓投降的越人勸降其同黨。而楊仆拼盡全力,用火燒的方法攻城,反而把越人都趕到了路博德的營中,結果是“城中皆降伏波”。司馬遷善用春秋筆法,此處雖然沒有一個字直接評價路博德,但有心的讀者卻不難從路、楊二人不同的征討方式和效果的無形對比中,感受到路博德不事殺戮的好生之德和運籌帷幄的軍事智慧。瓊劇《路博德》中,路博德為取得俚眾信任而焚燒樓船自斷退路、為自證清白平息民亂而甘受箭矢的行動,看似不可思議,實則有其內在的情感依據。其胸懷大義、體恤百姓的性格,看似憑空虛構,實則是創作者根據史料記載進行的合理想象,可謂據史而不拘史,虛構而不虛浮。

       

       

      將平鋪直敘、人隱于事的歷史記載,改造為沖突集中、張弛有致的戲劇情節,塑造性格鮮明的人物形象,或許是個更大的考驗。創作者是否熟諳戲劇規律并能夠恰當運用,是解決這個難題的關鍵。叔本華說:“詩人的職責……在于他必須為了我們能認識這些性格,把那些人物置于特定的情況之中,使他們的特性能夠在這些情境中充分發揮,能夠明晰地在鮮明的輪廓中表現出來……情境是否有著直貫全局的關鍵性應該是小說、史詩、戲劇和實際生活之間的區別。”《路博德》的創作者是深諳此道的。該劇將主人公置于一系列極端的情境中,逼迫其作出選擇:率領樓船來到俚峒,卻被俚民要求燒毀樓船,以證明非為劫掠而來,燒,還是不燒?呂嘉殺人反嫁禍于路博德,俚民要路博德以身受箭自證清白,受,還是不受?夫人被叛賊劫持,需退兵放可獲釋,退,還是不退?路博德的忍辱負重、坦蕩無私、忠勇有為的性格,就在這一次次艱難的選擇中被刻畫出來。

      巧的是,路博德困窘的處境和突破困境的智慧和勇氣,恰與史料記載相吻合?!妒酚?middot;南越列傳》中,司馬遷對路博德的贊語是:“伏波困窮,智慮愈殖,因禍為福。”“困窮”,即是說路博德屢屢處于窘迫之中,“智慮愈殖”,是說路博德的智謀思慮愈發萌生滋長。從身處困境到突破困境,智識得以增長,境界得以升華,瓊劇《路博德》,可謂準確把握了太史公的意圖,并通過藝術創造對其進行了生動形象的演繹。

      歷史題材的戲劇,其內容源于歷史,而不等同于歷史。對歷史事件和人物的表現,需尊重歷史而不拘泥于歷史,出之于歷史而落腳于戲劇。深入研究歷史,從史料的字里行間探索文字背后的意味,予以符合戲劇規律的呈現,達到史與劇的水乳交融,《路博德》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成功的范例。

       

      (作者系廣州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

       

      以下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請注意文明用語并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見解引起的法律責任。

      網友姓名:    匿名   驗 證 碼:  看不清,換一張  
      全部評論(0)
        回到頂部
        国产精品 第一页,国产精品 精品国内自产拍,国产精品 久久久,国产精品 久久久影视,国产精品 猎奇

        1. <label id="9mfe7"></label>
            <code id="9mfe7"><em id="9mfe7"><track id="9mfe7"></track></em></code>